手机mg娱乐官网

网站导航

质量品牌

人力资源

资讯中心
后疫情时期 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逻辑和思路
来源:article
发布时间:2020-04-18 点击:1537

来源:数邦客

近期,在reddit上有个很火的问题“谁加速了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答案不是CEO,也不是CTO和CFO,而是Coronavirus (新冠病毒),虽是一个玩笑,但却很生动的描述了当下的现状。

疫情的暴发对全球经济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从中可以看到数字化转型在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中无疑占据了更大的位置。

 “临界点”提前到来

关于疫情对企业业务的影响,IDC上个月在中国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有好有坏。其中,三大负面影响是:无法拜访客户、销售业绩下滑和无法复工生产。

三大正面影响是:提高了远程合作工作的企业能力、全体员工广泛认识到数字化转型和信息技术的价值、具有在线营销和业务发展的能力。

疫情期间,数字经济比非数字部分遭受的损失少得多,数字化领先的企业,受到的影响更小。从疫情中得到教育:线上化不是可选,而是必须,如何把线下业务同线上相结合,重要性甚至仅次于外部输血(提供资金链支撑)。

例如作为国内最大的商用车企业,福田汽车在接到紧急生产负压救护车的任务时,就全面推广使用了HUAWEI云WeLink线上办公,有序实现了两万七千多名员工的云上回归。福田汽车利用WeLink在线协同的能力,快速联接企业内部组织和员工,快速把企业决策指令传达到每一处贯彻落实,直接提升了信息传达效率和决策效率。除了企业线上办公,在疫情期间还涌现出很多实践,例如云招商、云考察、云洽谈、云签约、云招聘……等,这些活动很好地帮助了企业应对疫情挑战,在生产和运营方式上迸发出新的特点。

实际上,不止企业,在此次疫情期间,包括政府、学校和医院等在内的各行各业都在广泛采用和通过数字化技术和手段来实现社会的正常复工和高效稳定运转。

政府依靠在线政务和远程指挥来实现社会的正常运转和抗击疫情。据先容,疫情期间国家领导人考察全国市场运行与流通发展服务平台时,就通过WeLink与义乌中国小商品城、陕西西安、 广东湛江等地实现了视频连线。

对于广大师生而言,在不能提前返校的情况下,通过在家远程教育,则保证了停课但不停学;据了解,上海理工大学3万名师生首先实现了学校组织和人员的信息化,通过线上开展直播教学,在线课题研讨等,很好地保障了教学工作的正常开展。

而对于亟需大量医疗资源支撑的疫情前线,能够通过在线和远程会诊技术,让许多医生可以人不在前线,但工作能够在前线,为抗疫工作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此外,通过直播“云监工”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建设进展,出示健康码参与联防联控,为全民抗疫提供了重要支撑。

据了解,疫情期间运营商网络流量同比增长超过40%,而IDC数据显示,疫情也大大加速了企业云采购的周期,从以前6个月的缩短到了1-4周,有的甚至缩短到了1-3天。

在HUAWEI云副总裁、联接与协同业务总裁薛浩看来,疫情犹如加速器,带来了数字化的爆发,加快了行业的数字化普及。

埃森哲CEO朱莉·斯威特也认为,即使没有新冠病毒疫情的出现,2020年也是技术革新兑现新时代的开始,而疫情的暴发加速了这个过程。

IDC曾预测,到 2023 年数字化转型企业的产品和服务将驱动全球一半以上的 GDP,全球经济也将达到一个临界点。

但从疫情期间数字技术全面渗透到各个行业,并实现跨界融合和倍增创新的现象来看,数字化转型的“临界点”正在提前到来。

业内认为,在这个临界点上,随着云计算、AI和5G的共同作用,将使得数字化企业在边际成本上获得压倒性的先发竞争优势。

这将对每个行业产生巨大的影响,“数字优先”将成为数字经济进程中,企业追逐的一个新的目标。

 “不数字化是等死”

2020年的第一个季度后,这将不再只是一种选择,而是必选项,这是企业面对危机时能够获得强大免疫力的可靠保障。

源于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对抗不确定性、寻求最终的确定性的历史,对于企业而言,疫情的不确定性,数字化转型是唯一确定的答案。

在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何振红看来,疫情像是一个推力,把那些原来站在门口观望的人,一下子推到了门里,如果不去做数字化转型,就是在等死。

 “数字化的核心,不仅仅只是数字技术,更要联接人和业务”

事实上,真正的数字化转型需要从根本上重新考虑业务模型和流程,而不仅仅是在现有模型中添加更多数字技术。

IDC中国副总裁兼首席分析师武连峰认为,人是抗击疫情实施数字化转型的核心要素,数字化转型的理念核心则是要发挥人机协同的价值,用技术赋能员工,强化人与机器的协同。

如在此次疫情期间,通过AI对疑似患者肺部CT影像进行病灶多维分析并自动生成报告帮助快速实现新冠肺炎的诊断。

或通过利用人脸识别和热成像智能测温为机场、 车站、地铁、学校、楼宇等多场景下实现非接触式筛查。

IDC预测,到 2021 年,这种"数字化员工"的贡献将增加35%,因为更多的任务是自动化的,并通过技术(包括人工智能、 机器人、AR/VR 和智能过程自动化)进行增强。

薛浩认为,安全可信、稳定可靠则是数字化协同的第一要务,采用在线化的数字化工作方式后,企业的数据安全、随时在线的可靠联接是每个企业首要关注点;其次业务要“联接”起来,要打穿到生产、研发、供应、销售等各个业务流程,才能真正提升企业效率。现在智能终端的发展也很好地解决了地域限制的问题,从移动、桌面办公到线下会议室,必须有效结合起来,服务随人走,实现全场景无缝体验是关键。

在何振红看来,线上办公只是解决了企业内部的流程问题,真正决定一个企业工作模式的应是业务模式,这是工作模式的决定因素,而业务模式的线上化,才是数字化真正前进的第一步。

比如疫情期间有董事长、总裁通过线上直播带货,这改变了企业与客户、供应链、物流,以及营销、生态圈之间的关系链。

更深一步,这个关系链也会从to C延伸到to B,进而影响生产端,以及研发和原材料,源于to B的改革比to C的改革更复杂,也更加深刻,它对经济的推动作用是非常大的。

面向数字化未来,用好新科技,加快新基建

但平衡当前和未来的同时,重新思考和扩展工作方式、开展业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企业在面对数字化转型时仍然面临很多现实困境。

尽管眼下视频会议工具非常丰富,但这只是在信息流上或沟通方式上有了工具,企业真正的业务没有在线化,但业务的在线化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传统企业是完成不了的。

武连峰认为,实现未来工作,需要5大类数字化技术:

首先是协同办公与视频会议,支撑企业远程办公和线上活动;

移动和5G技术是未来工作的基础推动因素;

云计算支撑企业转型创新;

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

企业必须要有云来支撑数据和业务算法,以及各种应用,而到了生产端,则需要云+AI+5G等技术的支撑。

毋庸置疑,数字时代的繁荣取决于云+AI+5G等新兴技术,这是使数字化转型成为可能的数字化基础底座。

近期,轰轰烈烈的“新基建”强调,要加快5G网络、AI、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的建设进度,充分释放数字经济潜能。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表示,新基建与传统基建并不矛盾,新基建除了满足智能技术开发和智能产业发展,提高社会经济运行智能化水平外,还肩负对传统基建进行数字化、智能化改造重任,助力实现传统基建转型升级,并满足智能时代发展对基础设施的要求。

 “一定要协同”

在企业面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的时候,合作模式成为重要的考虑方面。企业必须要选择合适的数字化转型合作伙伴。在今天的数字化社会,没有人可以独自成功,一定要协同。

随着数字化技术的高速发展,无论是哪个产业链里面,都多了一个角色,这个角色叫科技企业,懂云+AI+5G技术的科技企业。

在这一轮的“新基建”过程中,产业企业必须明白的是,不能全是自己去投入研发,而是要和科技企业去合作,迅速应用它们的研发成果,在自己的业务链上去做延伸,很快能抢占竞争的制高点。

否则就陷入另外一个怪圈,即“不数字化就是等死,数字化就是找死”,你投了很多钱做数字化研发,最后发现你出不来,而要摆脱这个陷阱、走出这个魔咒,就要跟科技企业合作。

在这种合作中间,产业企业和科技企业各有各的使命,科技企业技术上非常强,但真正到B端,去做产业互联网,去改造工业的时候,会发现工业逻辑是一个壁垒非常强的东西,所以需要协作。

在这个趋势下,对于各行各业而言,实体产业与科技企业携手并进,达到高度一致的协同,才能进一步实现新基建的价值所在,才能真正用科技改变企业的生产和运营方式,赢得数字化未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